by Cole

一个访华美国人的感觉:以他人为先是一门学问

只要你到某个中国人家做客,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中国人待客有多么热情。主人希望客人能吃得饱,喝得开心。他们这样做,主要是为了表现出对客人的尊重,让自己有面子。

过年时大家都喜欢向客人劝菜,特别是“外国朋友”。饭菜一般是主人亲手做的,或专门给你点的。再说,过年吃的菜不会是很常见的西红柿炒蛋,地三鲜等,而主要是肉–很多比较特别的肉。比如鸡爪,猪蹄,鸭脖,自己养的狗,甚至国家级保护动物天祝白牦牛都会做成菜来吃。在我看来菜又特别又奇特,这时候“外国朋友”该怎么做呢?

在美国去别人家做客,你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像在自己的家一样放松,让人觉得挺舒服的。不过在中国,主人为了让你吃得饱,喝得开心,会一直都向你说客套话:“多吃点”,“我怕你吃太少了”,“你太瘦了”,“吃吃吃!” 吃饭的时候,妈妈几乎不能坐下来吃,而会一直关心大家都有菜吃,都有茶喝。而在美国的话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很多人觉得不应该那样管别人。而且,在美国的话,跟大家坐在一起吃,一起聊天,这样能更表现你对他们的尊重。如果主人不坐着跟大家一起吃,会让别人产生他们不愿意理睬客人的感觉。

吃火锅

有一次,我去成都朋友家过元旦。我在中国最吃不惯的就是火锅,烤鱼,而这两种饭菜正是成都的特色!因为我是客人,我从很远的地方来,我朋友的亲戚都想请我吃一顿饭。一开始他们问我想吃什么,但是我不知道成都有什么菜会适合我的口味。我朋友建议我们去吃火锅,但是我说我不太想吃火锅。可是我朋友坚持说我们应该去吃火锅,毕竟是成都的特色,大家都喜欢吃。我只好同意了,想着我可以应付她一次。

到了火锅店后,我一下子发现:成都的火锅跟其他地方的火锅不一样。点菜的时候舅舅问我想吃什么,但是菜单上的字我看不太懂,不知道该点些什么。

上菜后大家都很兴奋,而我却大吃一惊!首先,其它地方的火锅里放汤,而成都的火锅里放的全都是辣椒油!更加让我吃惊的是,他们点的菜基本上没有蔬菜,豆腐,一桌子都是内脏!甚至连猪脑也点了!我尝了一点,觉得太油腻,太奇怪,不想继续吃,但还得继续吃一点,不然他们可能会不太开心。

这次不只是吃的不习惯,而且他们说的不是普通话,我完全听不懂,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。然后舅舅看起来越来越不开心。我朋友说是因为我不继续吃了。舅舅说,如果我不想吃火锅, 我应该早点说出来。但其实在我看来我早已经说了,就是他们坚持想吃火锅,所以我还是以他们为先,答应吃火锅,但我没想到会这么难吃。

刮痧

第二天早上我起不来床,因为吃坏了。朋友家人叫我去诊所看病。诊所里所谓的大夫只问了我几个问题,给我一包药吃。只花了五分钟,十块钱。到了家后,奶奶发现我不舒服,特别想帮我恢复健康,想给我刮痧。我果断拒绝了,跟她说我今天不吃饭了,等昨天的火锅消化后,明天就会好起来。但是在座的人都在奶奶那儿刮过痧,说她的技术很好。我知道他们都是为我好,就只好同意了。

吃烤鱼

第三天早上我果然恢复了。大家说肯定是因为刮痧!而我并没这样想,我知道是因为我没吃饭,才把昨天的饭消化了。我们坐车到市中心,跟一些其他朋友约了午餐,吃了些小吃,我觉得很好吃。到晚饭时,有一个人也不是成都的,她特别想吃烤鱼。她也是客人,我不想过于挑剔,觉得自己可以应付这顿饭。其实我觉得这次烤鱼比上次火锅要好吃得多。虽然鱼刺很麻烦,但是味道还好,只是有点油腻,有点辣。然而结果又是一样,我又吃坏了。因为我身体不舒服就会不开心,他们也会因为我不开心而不开心,会因为我没跟他们说我不能吃烤鱼而生气。但是我不可能事先就知道吃烤鱼会让我吃坏肚子。他们只是想再次跟我分享好吃的,而我却又受苦了。

在美国,我一点都不挑剔,什么都能吃,什么都能接受。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很挑剔,只有没受过苦的人,不成熟的小孩才会很挑剔。我想当一个比较随意的人,这样对他人比较好。他们想吃什么,想做什么我一般都会同意,这样能表现出我对他们的尊重,以他们为先。到某人家里,最好要按照他们说的来做,客随主便。如果他们说不用脱鞋就不用脱,毕竟他们是主人,你应该听他们的安排。

由于有这样的想法,所以在中国,中国人劝菜时,我理所当然会同意,但是效果就是要么我吃得太饱,只想吐,要么我就吃坏肚子!他们想让我体验到他们的特色,这让我很开心,我也是想让他们很开心,但是结果就是大家都不太开心,而且我会生病。道理就是在中国我必须学会拒绝别人,这才是真正的以他认为先。如果每次按照主人说的来做,结果就会很糟糕。只有当我学会拒绝,才能避免自己吃坏肚子又让主人不开心。然后才能找到让大家都开心的方式。

Share & Comment0

Leave a Reply